阿玖呀

文笔拙劣 承蒙厚爱非常荣幸

“我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愿你每晚,夜梦清吉。”

【许墨x你】雨季相思

*分手梗

*破镜重圆

*ooc慎入








【零】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遇到你之前,我也不信。”









【一】

夜色渐浓,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入你耳中,你挽起耳边的一缕头发撩至而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看向对面的男人。

男人得体的举止是你唯一能够和他坐下来吃完这顿饭理由。尽管对你足够耐心细致,你仍然觉得缺少了什么,不足以让你和他开始发展一段恋情。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男人提出送你回家,被你委婉地拒绝了。在你的坚持下,男人只好作罢,同样礼貌地道了一句晚安,你微笑作答,不过彼此都知道这场相亲的结局了。

你一手撑着伞准备步行回家,刚想拿出手机,无意间瞥见一个不能更熟悉的身影。脚步几乎下意识停顿,却生生忍住了。你微微抬高了伞面,抿了抿唇。

是许墨。

你迅速压低了伞,低下头快步走过,手指却无意识地握紧了伞柄。

连你也说不清这股莫名的情绪是什么,明明当初提出分手的是你,逃避的也是你。你垂下眼眸,踏过泥泞的地,忽然想起来曾经和他一起撑伞走过这条街。

许墨,许墨。太糟糕了。在这个地方,实在有太多和他的回忆了。







【二】

彼时你仍然是青涩的模样,长发披肩,懵懂地踏入大学校园。那时的你对这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充满了美好的向往,在高中日夜颠倒的学习中所盼望的一切,如今都在脚踏的砖瓦下,触手可及的阳光中。

如想象中的一般,新舍友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三言两语便有了共同话题。你的下铺是很可爱的女孩子,交流不到一周就到了相见恨晚的地步。

第一次上许墨的课还是她拉着你去的。你耳闻的都是他儒雅的模样,始终保持温润的笑意,在黑板上留下行云流水的字,据说走过还会有清冷好闻的气味。

直到你踏进几乎座无虚席的讲座室,转过头看到那个人,你差点愣在原地。要怎么去形容他呢?像是万里晴空吹来的白云,像是暴雨将至摇曳在风中的花,又像是细细密密的雨落后绽放的光彩。而此刻微风拂过卷起窗帘,落下斑驳的光晕,映出的美好通通不及这个人眼中流露的笑意。

等你回过神来,已经被好友拉到座位上坐好了。你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直叹息色令智昏美色误人。没想到一见钟情这种你自认荒唐的事真的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平复了一会后抬头看向讲台,却正好撞入他的目光。你欲盖弥彰地移开视线,因而错过了那人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的声音和耳闻的一般,甚至比一众迷妹们所描述的要更好听。似潺潺流水,竹外疏花,温润而含蓄,稳稳地落入你的耳中。看似枯燥无味的课程在他的讲授中却渐渐变得生动起来。

难怪这么多人来听讲座,也不全是冲着颜值来的吧。你暗暗想着,四处张望了一下,还是看到一些人在认真做笔记的。

“这位同学。”

你尚在感叹中,邻座的好友却忽然拉了拉你的衣袖,你有些不明所以地回过头,却感到四周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你身上。

长达十万八千里的反射弧终于回过神来,你抬起头撞进了许墨带笑的眼眸。

“你走神了哦。”









【三】

一声短信提示音让你从回忆中惊醒,你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映入眼中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转身。”

刹那间你心如擂鼓,仿佛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却仍是慢慢转过了身。

果不其然,许墨一手执伞,携着惯常的微笑站在你面前,七分笑意三分温柔通通染上美好的颜色,只是眸中似乎还翻涌着某种复杂的情绪,你不敢过度解读,迅速低下头看着脚尖。这么多年了,面对他你还是会莫名无措。

你听到他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像是眷恋像是无奈,又像是跨越了四年的温柔缱绻,细细密密地随风落入今日。

“你……还好吗?”

你咬着下唇不知该回应什么,要说好未免太对不起这一年来撞得头破血流的自己。早出晚归甚至熬夜到天亮也是常有的事,难受之时耳边总是会回响起那人温润的嗓音,一个人瑟瑟缩缩的生活你过了很久才适应好。可如今回到这个地方,你才发现他的一切都已经连根扎入你的心中,盘根错杂再没办法拔去。

甚至于只是他的一个眼神一句问话,就能让你的思念全盘崩塌。

“你瘦了好多。你这样,让我怎么能放心?”

你咬了咬牙,偏过头狠下心说:“和你有什么关系?”后退一步刚要转身逃离,却猛然被他攥住了手腕,顺势拉入他的怀抱。你手中的伞掉在地面溅起水花。

你感到他的鼻息落在你的颈侧,胸膛里的跳动略微有些急切,全然没有了他以往的游刃有余。

“你说有人会照顾好你的。你骗我。”

你顿时愣在原地,心脏倏地收紧。你想起在那个雨夜里他微红的眼眶和颤抖的手,而那天最后的拥抱没有今日的力度,疏离得几乎只是微微圈住了你。

许墨把头埋进你的颈侧,更加用力地收紧了怀抱。

“回来了就别走了好不好?”

“我来照顾你。”

“当初是我不好,别生气了,回来吧?”

他的声音轻柔得不像话,像是害怕惊动了此时片刻的平静。

你默许了他的拥抱,红着眼眶闷闷地说:“我没生气。”

他拉开一点和你的距离,指腹抚上你的眼角,眉眼之前晕开一片温柔:“那请问这位小姐,今晚能让我送你回家吗?”

你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清冷味道,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许墨弯腰拾起你的伞将它收起,偏过头笑着对你说:“雨不大,撑一把伞就好了吧?”

看着你的耳尖渐渐染上绯红,他轻笑出声,好整以暇地看你同意也不是拒绝也不是的可爱模样。

“好了,不逗你了。有些晚了,走吧。”







【四】

你和许墨是在讲座中熟悉的。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但事实确实如此。

自从第一回去过许墨的讲座后,你可谓是对他念念不忘。不夸张地说,频率还挺高的,甚至于让你开始怀疑人生。你茫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状似不争气地跺脚叹气。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呀?”

话虽如此,你还是赶上每一次许墨的讲座。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总会觉得他扫过座中人群时,目光都会在你这里停留,然后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继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留下你扑通扑通加速的心跳。

然而原本雷打不动听讲座的你,终于还是缺席了一次。

那天你备考太过紧张,又不小心遇上暴雨淋了一身,你本来没太在意,随便冲洗一下就上床睡觉了。等到第二天闹钟响起,你迷迷糊糊摁掉闹钟后爬起来,才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不是头脚不是脚,仿佛全身重量都倒转了。又感受了一下自己烫得吓人的体温,你这才后知后觉,好像发烧了。

你就着室友拿过来的药吃完,昏睡前不甚清醒的脑子一闪而过的念头,居然是不能够去听许墨的讲座了。

再次醒来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你本来不想动弹,但是看手机完全没有消停下来的意思,只好费力地将手臂从被子里扒拉出来,又从桌子上把手机摸过来,没仔细看屏幕就划通了电话。

“喂?”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哪怕电流失真再厉害,你也绝不可能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

这是许墨??!

你一个激灵,吓得烧都快退下去了,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许墨教授?”

“嗯,是我。抱歉,冒昧了。”

“嗯?……不不不会。”

“你今天……没来听我的讲座。听你的朋友说,你发烧了,我没忍住打电话过来。会不会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没有,我……我在看书。”

“嗯……可是听起来你的声音像是刚睡醒呢。”电话那边的他轻笑了一声,“回去睡吧,小骗子。”

你被他的三个字撩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直到他挂断电话还保持着通话的姿势发懵,全然不记得去思考为什么许墨会有你的电话这种问题。

叮咚一声,新短信发过来。

“抱歉,打扰你休息了,改天请你吃饭作为赔礼吧。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你心中莫名泛起悸动,心想完了,这好像不仅仅是有好感了,大概是真的栽在这个人手里了。

淅淅沥沥的雨声这时落入你的耳中,你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玻璃上描摹出一个“x”,嘴角扬起笑容,好像一切因病而起的不适都已经过去了。








【五】

这是你和许墨在一起的第一天。

你仍然不敢相信眼前人在前几分钟向你表白,而你也已经完全陷入大脑当机的状态,怎样答应他的也不记得了。不过点头这个动作还是有点印象的。

许墨笑着刮了刮你的鼻尖:“怎么?”

你像是惊醒过来,捂住自己的脸,小声支吾。

“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小傻瓜。”

他轻笑了一声,看你像只小动物一样容易受惊吓的样子,伸手将你圈进怀抱里,抚着你的发。

“现在呢?还像是做梦吗?”

尽管你和许墨来往的几个月中都相处得十分融洽,但是你的理智中掺杂着崇敬的爱慕之情控制着你不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

——才怪。说没有任何想法是不可能的。毕竟每天晚上你都抱着被子幻想许先生要是真的成为许先生,会是什么样子呢。

你能想象他在人群中温润而不失风度的礼貌,在授课时耐心而博学笃行的风范,但这些都是他在人前的模样。你实在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在人后对自己的心上人吐露心声,露出疲惫的神情,或许还会放低声音,轻声哄她入睡。

要是能成为这个幸运儿就好了。你闭着眼睛这样想。

而现在你刚刚放学,就收到许墨的短信。

“累了吗?放学一起吃晚饭?去上次那家你提过的餐厅吧,我订好位置了。”

你弯起眉眼,这个男人真的太细致了,他总能拿捏好你的喜好,有心无心的话他都会放在心上记好,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曾在意的事情,他也能仔仔细细替你做好。

你一边感慨自己已经登上人生巅峰,一边无奈地想自己何德何能得他厚爱啊。

不容你胡思乱想,许墨已经站定在你面前,牵过你的手,带你走向预定的位置。你看着他的侧脸,忽然很想时间停在这一刻,仿佛这样和他一起走的路,就永远不会有终点。

和他在一起三年,你们的热恋期似乎远没有结束的预兆。他对你不可谓不用心,一年四季里你的挑剔你的小癖好你的烦恼,他早已了然于心,哪怕偶尔你耍耍小孩子脾气,他也能拿捏好你的脾性,轻轻松松将你哄到怀里。你几乎觉得,他简直是你命定的灵魂契合之人。

可是转折发生在第四年。

那年你要准备考研,整日整日泡在图书馆,几乎是贴着开馆闭馆的时间进出。日夜颠倒的学习让你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许墨自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起先他仍是耐心地哄你,尽量避免一切矛盾和争吵。可后来他接手了一项重要的科研工作,同样不得不全身心投入,甚至连授课都停止了。

双方能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好不容易凑到时间,你看向他的眼眸,也只读到了深深的疲惫。两人就这样在压力的冲击下越走越远。听起来仿佛是很小的事,可是相处三年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摩擦呢。日积月累直到今日,脆弱的屏障被冲碎,你的情绪爆发在他要远出一个月的时候。

“分手吧。”

“……你说什么?”

“我说,分手吧。”

许墨蹙紧了眉头,一把攥住你的手。你察觉到他手指冰凉,甚至有些微的颤抖。

“我可以不走。”

你疲惫地摇摇头:“许墨,我很累,你也很累不是吗。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雨在这时落下,许墨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却生生咽了回去,再抬起头时已然微红了眼眶。

你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几乎要冲过去抱紧他,却听见他沙哑的声音:

“再让我抱一次,好不好?”

没等你有什么回应,他走向你,轻轻地拢住你的肩膀,几乎没有任何身体接触。大约不过五秒,他撤回双手,头也不回地走入雨幕,任由雨水打湿。

你慢慢蹲下身子环住自己,看着漫天的雨,神色黯然。

得到时在下雨,失去时,也在下雨。








【六】

“毕业后……你去了哪?”许墨摩挲着杯缘,终究开了口。

你拉起家里的窗帘,回过头看着他,他同样回望着你,目光没有一丝躲藏。你忽然觉得他似乎变了一些,又似乎还有许多很熟悉的地方。大抵这便是故人吧。

踌躇片刻,你还是坐到了他身边。

“我走了好几个城市。”

“怪不得我找不到你。”

你惊讶,转过头看着他:“找我?”

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等到你离开,我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他牵起你的手,一手抚上你的脸颊,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我不想,第二次放开你。”

“你过得不好。”

“我也……过得不好。”

“回来吧。我照顾你。好不好?”

你没有动作,只是垂眸看着两人的手。许墨也没有出声催促你,只是静静地等你的回答。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平静的呼吸声。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

你忽然想起了很多事,细碎的,零散的,很多你以为已经随风而去的,好像都被这场雨带了回来。

半晌,你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







【七】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






【完】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