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玖呀

文笔拙劣 承蒙错爱非常荣幸

“我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愿你每晚,夜梦清吉。”

【白起x你】和你相爱,是我荣幸

#白起生贺#

“白先生,生日快乐。”

*ooc慎入








我和先生已经结婚三年了。

从最初的误会到重逢,我们错过了太多太多可以交付给彼此的时间。他对此总是颇有执念,很遗憾没能更早地参与到我的生命中来。

对我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但是我只是抱着他,笑嘻嘻说:“可我现在是白太太了呀。”

他很吃这一套,很快就被摸顺了毛,低低笑起来,偏头在我颈侧落下一个吻。










先生实在是个优秀的人。

他一生与荣誉一同前行,身上的狰狞伤疤都是在枪林弹雨生死瞬间留下的英勇证明。他从来不曾害怕面对危险,面对伤痛眉头都不皱一下,却往往会在我这里失去他一贯的果敢。有时候仅仅因为我的一个小动作,他都会轻易地红了脸,偏过头躲闪我的目光。

你说,怎么能有这样好的男人?

我实在是太爱他了。他是英雄,同时也是千万人中平凡的一员,却是我一个人的先生。

抛开他的内在不说,光是冲着皮相,也有很多小姑娘每天眼巴巴地往警局里望。我虽然确实有些介意,却对先生有绝对的信任。

不害臊地说,他的目光从来只在我身上停留,旁的人打扮再好看也入不了他的眼。这么多年,他喜欢我这么多年,芸芸众生里他只回首向我行来,带着他独有的不凡气度,送上最能撩拨心弦的眼神。纵使万千云烟都消散,他的真心大抵也是海枯石烂永不沉寂的。每次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心颤,想把这样一个人捧在手心里呵气。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曾经一度害怕失去我。想来也不怪他太没有安全感,那封带血的情书曾经寄托了他所有的情思,却被我拒之以恐惧,空留他一人就着月光在图书馆等过了最后的几小时。每每思至此我都懊恼,我想用力地拥抱他,告诉他没有人比你更好。

我也期盼过一场热烈浪漫的或是轰轰烈烈的爱情,怀揣着少女的心思等待和那个命定的人相遇。直到我遇见先生。

什么计划安排命中注定的人设都见鬼去吧。

天下好的人很多,可是只有他让我心动,生出来别样的妄想情绪。

从很多时候来说,先生实在不算浪漫。直球先生向来直来直去,从哪里看都不能够满足我的少女情思。

可是往往就是他无意中说出的真心话,竟使得日月都失色,清风卷起燎原之势,把我心中一片荒芜都熊熊烧了个遍。

天大地大也比不过他薄唇闭合轻吐的话语啊。

像是南潮春生的枝芽密密疏疏攀上瑰墙,海浪涨退,不可磨灭的浪痕就此留下印记。他的字字句句都让人潦倒,再难挣脱。

我就是在此刻确信,我想要和他走完一生。








先生的求婚也比想象的简单,概括起来就是一捧玫瑰里藏着的红盒子。

他单膝跪下,手里捧着的戒指反射出柔软的光,仿佛晕开一层斑斓的色调。他向来果断决绝的勇气在这时又丧失得无影无踪,打过草稿的求婚词还说得磕磕碰碰。

可是眼睛不会骗人,我看到了他眼底深蕴的柔情,浩渺粼粼,深处还依稀可见我的身影,像是风起云涌时不动声色的隐忍,又像是情至深处不可磨灭的执念。

薄雾里晃晃悠悠掉落下来些许银杏叶,携着柔软的色调和醇厚的阳光,轻轻地,落入我的生命里。

他开口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能再老套的求婚词,在这一刻却比满园春色都绚烂,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眼眸中破空一切的决绝和坚定从来没有变过,一如他对我的情思。

故事里有多少片银杏叶我始终不得而知,只得见它似茶香般氤氲而升,风的气息潜藏在柔和的阳光里,一如他走上前时的温润气度。


清风徐来,银杏叶的味道从来没有消散过。我在路的尽头看到他微微偏过头,露出干干净净的笑容。







结婚以后我也遗憾过,毕竟没有过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是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但是当夜晚我睁开眼睛,看见他的眉眼近在咫尺,均匀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听得很清楚,我忽然就释怀了。我伸手替他抹平眉间褶皱,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月光下被打上微弱的光圈。

我想,细水长流的生活就很好了。我只要我的特警先生,一直都平平安安的。

在很多个他出任务的晚上,我都紧紧握着手机,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清醒过来,睡得实在不算踏实。我相信他,但是我也害怕。当然,这些不好的事我都不会和他说。我希望在他心里留下的有关我的记忆都是足够好的。他既然在我面前收敛锋芒,我实在不希望报以伤痛。

我之前试探过他,今年生日有没有什么打算。他还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甚至不带思考。

“有你就好。”

老天啊。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我却觉得心尖都在发颤。他还是那样看着我,像是求婚那天的波光粼粼,像是表白那天落日余晖打在他眼中的柔和色调,又更像是初遇那天匆匆擦肩而过时落在他眼里的万丈光芒。

我说不出一句话,默默地抱紧了他。他回拥住我的力度,比力挽狂澜的时刻更让人心动。








今天是他的生日。先生说他还有些工作要收尾,我比他先一步到银杏树下。

我蹲下身子拾起一片银杏叶,只觉得世间事真的太神奇了。这一种木质清香的味道牵扯着我和他,兜兜转转几年始终缭绕。更多的时候,我思念先生的方式都是睹物,一片橙黄的物件就是全部的思念源头了。

所以,先生可能不知道,他送给我的手链对我来说实在意义非凡。把它戴在手腕上是先生的要求,但是抚上它就是我最毫无保留的爱意。

起风了。


我忽然想起他表白那天的落日熔金,钟楼发出的沉闷响声,以及他轻轻落在我脸颊上的吻。华灯初上,余晖里他笑得额外好看,眼眸里倒映出斑斓的色彩。


避无可避地,我闻到银杏叶独特的味道。风声慢慢捎来那封迟到的情书,在青春羞涩的年代被珍藏的心意,跨越了生死离别和满腔热血,都平铺在未来,被春风打湿。

我抬起头微笑。

“找到你了。”他脚踏清风而来,面带笑容。

嗯,我的英雄。


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5)